[ Log On ]

新西兰治安

新西兰治安真实差到极点了,对这个国家也越来越失望了。转篇文章,让大家了解一下。


以下文章转自skykiwi,作者:西风瘦马


人权保护了小偷

    新西兰2008年大选将至,治安问题一下子又成为了公众的热门话题。国家党及行动党都纷纷希望能抓住工党的这一弱点吸收更多选票。

    不久前公布的一项跨国犯罪调查显示,新西兰犯罪率相对较高,治安状况已不容乐观。这项调查涉及30个国家在2004年至2005年间的治安情况。在受调查国家中,新西兰汽车盗窃案发生率排名居首位,入屋盗窃案居第二位,人身伤害案居第5位,抢劫案居第10位,受害者为女性的性侵犯案居第11位。不过,在民众对警方的满意度调查中,新西兰排名最高。

    而国内另一项最新数据显示,新西兰平均每天发生55起暴力性侵犯案件, 平均每天发生10起性侵犯案件,平均每10分钟一辆车被盗, 平均每天有5起抢劫案发生,平均每年有120起凶杀案发生,平均每9分钟发生一起入屋盗窃案,平均每天有8起伤人案发生。国家党党魁John Key表示, 新西兰现在每10分钟就有一宗暴力犯罪案发生。

    平心而论,与原居住地相比,新西兰的治安情况与并不算太糟,这里还见不到家家铁窗铁门严密防范的奇观异景。不过,新西兰现在已不再是世外桃源,这里不但盗窃案呈不断发生,抢劫及暴力案也开始增加。

    新西兰人要求政府采取措施打击犯罪的呼声一直都没停止过,90年代初的一次公民投票结果,更显示了绝大多数新西兰人期望政府严惩犯罪的决心。可是,10多年过去了,新西兰国会至今都没有通过一项有效打击犯罪的法案。每到大选年,各个政党都高喊要严惩犯罪,可大选过后, 一切承诺都随之消失。

    造成新西兰治安恶化的原因有很多,但我个人认为,最主要的问题还在于新西兰人本身,新西兰人太讲究人权,尤其太注重罪犯的人权。这就导致政客们在对待严惩罪犯法问题上一直是雷声大,雨点小。从另一方面看,新西兰的监狱和酒店没有太大分别,囚犯们在内仍有办法接触毒品和大麻﹐他们以打电子游戏﹐观赏色情电影以及发手机短信。

    工党曾在绿党的支持下以微弱6票优势通过了“囚犯和受害者赔偿法案”,该法案以法律的形式规定囚犯在监狱中受到不公正对待可以要求金钱赔偿,在Paremoremo监狱,有五名囚犯声称被单独监禁受到精神损害而控告政府惩教署,成功索赔$130,000元纽币。

   法律纵容了小偷

    在新西兰各类犯罪案件中,偷窃案发生最为频繁,刚来新西兰的新移民对小偷大多是恨的咬牙切齿,恨不得活活宰了这些家伙,但在此友情提醒,新西兰法律规定:

一、你不准威胁小偷,假如你手持刀棍威胁小偷,你就犯了恐吓罪。
二、你不能骂小偷,否则你就犯了侮辱罪。
三、你不能抓住小偷有不让走,否则你就犯了非法拘禁罪。
四、你更不能打小偷,否则你就犯了伤害罪。
五、假如你家养的狗把小偷咬伤了,而你又没有在墙上、门上到处贴有“院内有狗,小心被咬伤”的告示

   你就犯了狗类疏于管理罪。你的狗会被处死,而你要准备好给小偷大把赔款。在新西兰,当你不幸遇到小偷时,唯有好言相劝:“坐沙发上等着,我去报警”,至于小偷愿不愿意坐,就看他给不给你面子了。假如小偷是个新手,遇到你了一惊慌,跑出门外或跳出窗户时不小心扭伤了脚,政府的ACC的机构马上会给他提供免费医疗,还会给他相应的误工补助。当你不幸遇到小偷作案时,别大声惊吓他了,万一他心脏病发作毙命,或者从楼上跌下身亡了,你可要做牢的。


    见义勇为、自卫防护的后果

   切记:在中国对付小偷的那一套在新西兰行不通,千万别抱着拨刀相助、见义勇为的念头,否则你可能被告上法庭。

    2006年9月,在新西兰一居民并不多的小镇Ngawi(位于Wairarapa以南) 上出现了一起偷窃案,两名小偷作案时被发现后开车逃串。60岁的当地居民Garth Gadsby开枪击中盗贼车子的轮胎,两小偷见状乖乖就范。小镇上没有警察, Garth Gadsby扣留小偷直到警察从小镇外赶到现场。 盗贼没什么大事,可Garth Gadsby却被起诉,后来并被陪审团认定他自卫过度。法官最终判Garth Gadsby需支付罚款3000元,并没收了他的枪械。

    多年前,新西兰一个农场主深夜听到房外有动静,意识到是小偷来了就拿着把猎枪出去看动静。结果,两小偷发现有人出来了起先想跑,一听声音是一老头就有点想欺负老人家,农场主先对空鸣枪警告,一看不行,两人真的冲过来了就向其中一人开了一枪。结果,这一枪正好打在其中一个小偷大腿上,顿时血流如注,人当时就趴下了。另一个见势不妙掉转身逃之夭夭。老头赶紧打电话召来警察和救护车,可是在荒郊野外的,等救护车赶到时,小偷也断气了。事后警察把另外一个同伙抓到,一问,两人趁黑夜到老头那就为了偷辆自行车。这开枪自卫的老头被起诉,罪名是不当使用武器。最后总算是情有可原再加上律师求情,法官酌情开恩,老头赔钱了事。

    多年前,新西兰还发生了一起农场主开枪将小偷打伤后被判刑的案件,小偷事后抱怨法庭判农场主罪太轻,小偷被打伤后还跑到农场看拍卖,结果农场主也只能很礼貌地请他离开。

    住在奥克兰东区Panmure的年青人麦克(micheal)半夜听到隔壁商店有玻璃被打碎的声音,他顺手拿了一个球棒冲出去看个究竟,结果是四个少年在商店里偷东西,在他大喝一声后,四少年分头逃窜,麦克紧追其中一人,在小偷企图回身突袭他时,他顺手用球棒打伤小偷,并将小偷押到加油站报警。警员来了,在简单询问事情经过后将小偷送往医检查,同时将见义勇为抓小偷的麦克戴上手铐押回警局,罪名是自卫过度。公事公办,麦克不得不请假去出庭,然后认罪交罚款。不过商店老板为感谢麦克见义勇为抓小偷而代付了罚金及出庭泊车费,一主流电台及商业协会分别向麦克颁发了奖章,麦克也很嘴硬,表示以后见到小偷还要抓。

    遇到小偷也千万别动怒,10多年前,一位台湾移民在南区店内因驱赶三个偷东西的不良少年时突然倒地毙命,警方先是控告两少年用木棍伤人致死,但后来撤回控告,最终宣布店主因脑溢血自然死亡,死无对证,到底当时发生了什么事只有天晓得。


    小偷百态

    新西兰的小偷多,偷的东西也五花八门。前不久传出小偷进入一实验室偷走了一条大鲈鱼。研究人员警告,这条鱼注射了雌激素、荷尔蒙等药物,如果吃了牠可能有变性的危险。这条八公斤重的大鲈鱼是研究人员拿来研究性别改变的。为了保存及研究,这条鱼注射过氯、福尔马林和过氧化物等化学物。

    如果小偷因吃掉这条鱼而变性则一定会成为全球轰动新闻,不过,另一位新西兰警察全身赤裸勇追小偷倒是真上了新闻头版。

    巴克卢法镇(Balclutha)一名警察已下班在家睡觉,凌晨时被听到异响的妻子叫醒。

    当他意识到妻子听到的声音是有人在试图发动他家的汽车时,不顾自己全身赤裸,拿着一支手电筒就冲出了门。两人上演了一出警察追小偷的好戏,不过后来窃贼被巡警抓获。当地警方表示:“窃贼看到这位光着身子只拿着手电筒的警察,吓坏了,撒腿狂跑。”

    一位华人朋友开店卖酒,有次见到一少年偷酒,他马上按钮将大门关上,并电话报警,结果这小偷不慌不忙躺到地上自己打自己,还把自己衣服扯破,手抓伤,华人东主看了都傻了,等警察来了小偷立即爬起告东主伤人。好在有一路人站在门外看了全过程,他出来作证才还了东主清白,最后法庭的判决是小偷以后不能再光顾这家店铺。

    奥克兰南区区报[Manukau Courier]曾在头版头条大篇幅图文并茂报导一58岁老太太被小偷偷走了装在手提袋中的假牙,没有假牙不能进食,重配假牙要支付400元。老人无奈,老人绝望,

    小偷猖獗,经商困难

    华裔移民在新西兰开店营业最头痛的问题并不完全是市场小,销售额有限,小偷夜晚时常光顾也是大问题,如果买了保险,则因索赔多而需支付更高的保单,如果不再买保险,小偷再次光临时则有可能血本无归。一位在南奥克兰经营修车行的老板表示,小偷夜晚潜入车行是常有的事,一旦这些盗贼没有找到想要的东西,他们就会砸毁物品发泄。店主如果为此聘请巡逻保安看护,则费用可是一大笔。

    经营杂货店最伤脑筋的是如何对付白天下手的小偷,这些盗贼通常的手法是多人同时入店内,一人假装问店员问题,另一人在掩护下顺手牵羊偷窃。

    位于奥克兰东区Botany Junction购物中心曾在11周内5次被小偷光顾,这个位于Ormiston Rd及Te Irirangi Drive上的小型购物中心属于Otara警区保护,店主们对警察的治安能力深感不满,他门只有再寻求其它的保护。一位店主在白天被人用刀威胁抢劫后,他没有报警,而是准备卖店结束生意。一名16岁少年在作案被捕后已坦承在Botany South偷窃六次。

    奥克兰一华人店主在夜晚店铺被盗后向警察报案,他满有信心地将录像带交给警方并指证小偷就是住在不远的一少年,可警察的答复是,这个录像带不能做为呈堂证供,因为录像装置非警方认可保安公司安装,换而言之,此案只有了结,没人会被起诉。

    一位朋友在奥克兰东区Middlelands开了一家时装店,他人赃俱获抓到店员偷收银柜的现金,在解雇了店员后他才发现有了麻烦。因为根据新西兰的法律规定,老板不能因店员偷了一次东西就将其开除,只有在屡劝不听的情况下才能行驶解雇权。

    华人快餐店频频遭抢劫

    2005年7月初,在基督城Lyttelton Street经营Minimart便利店的华裔东主Andrew Peng被持刀歹徒威胁,便利店遭抢劫。警方表示,在两周内该区已发生便利店遭抢劫共4宗。半年年至发生了12宗。

    2005年7月16日傍晚,督城共有两家便利店遭劫,其中一家是刚刚接手才一个月的华人店主彭先生。6时20分左右,蒙面歹徒突然冲进店里,还没等反应过来尖刀已抵到他的喉咙,歹徒嘴里喊着快把烟拿来。军人出身的彭先生眼疾手快,一把推开歹徒迅速退到隔壁房间把门锁上。歹徒在抢了一些烟后逃之夭夭。

    2005年11月8日,在Rotorua经营Uncle Lee's Takeaways快餐店的华裔店主Kevin Ly,在一名十来岁少年用刀威胁他企图在店内抢现金时,Kevin Ly向盗贼扔热猪油。Kevin Ly表示,该名少年曾入店两次。第一次是在看菜单。两分钟后再次入店时,手持一把刀及一个袋子,要求店主交出现金。Kevin Ly拒绝交出现金,顺手将热猪油扔向少年。少年立即掉头逃走。

    在中国出生的Kevin Ly一年内二次被打劫。

    2006年12月6日,奥市南区快餐店华裔女老板被客人抢劫和攻击。50岁的店主当时正在位于Flat Bush的Othello Drive的快餐店准备食物。一对年青男女进入店内对她攻击。年青女子用手抓住受害者。而20多岁的男子则抢去钱箱的现金。之后还要求受害者交出其价值$25,000的绿色Honda CRV的车锁匙。当受害者交出车锁匙时,女歹徒伸手拿起店内一个煮食煲攻击受害者。

    奥克兰西区[Western Leader]区报头版曾有一条消息让人阅读后无语,两名蒙面歹徒到New Lynn一家Gull加油站打劫,案发后Gull燃油公司的发言人表示,刚上班一周的职员完全按照培训时的要求去做,双手高举后退,让歹徒随意拿他们想拿的现金及物品,这最后的结局公司表示满意,因为没有人员伤亡。这位老兄的用意能够理解,人的生命是最重要的,歹徒只要没伤人就让他们随意拿吧。只是如此说词见报频频,歹徒们对此有何感受呢? 抢劫越来越容易,发财从没有如此顺利过,只要枪一举,对手双手立即举起,想拿什么就拿什么。 但事实上,并非老老实实举手不抵抗就能保住性命。多年前一位专门抢劫银行的歹徒在南区向举手投降的职员胸部射击,一位在东区Pakuranga Hight快餐店抢劫的歹徒向没有反抗的兼职17岁中学生开枪,这位两起案件都夺走了两位年青无辜者的生命。

    本周最新一起杀人抢劫案也说明了这一点。 2008年6月7日晚上,Manurewa区一家出售酒品的小店遭歹徒持枪抢劫,印度裔店主Navtej Singh没有反抗,任由歹徒搬走两箱啤酒及抢走柜台里的现金,但持枪歹徒最后还是向店主Navtej Singh胸部开枪, Navtej Singh被送往Middlemore医院抢救,但第二天被宣告不治身亡。


    偷窃猖獗的原因所在?

    事实上,新西兰相关制度助长了小偷的偷窃行为。不少小偷的家庭都领取着政府的福利金 。父母在申请福利时将子女一起考虑计算 ,而当子女犯罪造成损失需要赔偿时 ,父母又立即区分开,从而推掉赔偿责任 ,这种分享犯罪收入,但又推卸赔偿责任的父母怎会去用心管教自己的孩子?

    新西兰的法律对少年小偷给予了各种保护的权利,少年罪犯无须受到任何惩罚。不管这些少年小偷偷了多少次,偷了多少财产,只要年满18岁时,政府将一笔抹掉他的所有犯罪记录。

    小偷们犯案失手被捕,只要表明自己没钱,法律条文立即就变得苍白无力,法官不会扣除小偷的福利金,以免影响小偷的正常生活。

    当然,因新西兰小偷猖獗而责怪警察无能是不公平的。相信大多数警察都很希望为民除害,将小偷抓获绳之以法,只可惜每次警察千辛万苦逮住小偷后,法官大人总是轻判了事。久而久之,警察花了一大堆时间整理档案,然后回头才发现是白干了。如果法律不改,再增加十倍的警员也不过是玩抓放曹游戏,最终还是警力不足。

    治安总是大选年热门话题

    新西兰的国会议员们总是把精力放在一些偏门议题上,对于民生问题并没有兴趣。回顾过去9年,娼妓合法了;同性恋婚姻合法了;掌罚孩子不合法了…………。

    大选年到了,治安问题又成热问话题,政客们各种承诺蜂拥而至。只是,大选过后,他们很快就遗忘了曾经开出的支票。

    也许现在还有人会记得李满朝先生,他因保险柜及现金被盗走而亲身感受到了新西兰法律的不公。 李满朝先生撰文向社会鸣不平,行动党也为此大张旗鼓宣传,希望为受害人讨回公道。这个案件在2005年大选前夕可谓轰动一时,不过,大选后这三年,再也没有听到任何人提及这个案子,送入国会的请愿书也石沉大海,没有下文。

    国家党一再批评工党对日趋增长的犯罪现象束手无策,但国家党在十年前执政时,为了节省开支而削减了不少数目的警员。假如国家党本届大选上台,是否真有能力制止犯罪活动只能是拭目以待。

    根据国家党治安事务发言人Simon Power公布的犯罪统计数据显示﹐在工党执政下暴力犯罪不断恶化﹐“1999至2000年以来﹐暴力犯罪上升了32%﹐由40,090 宗升到 52,883宗﹐抢劫犯罪上升了55%﹐严重袭击犯罪70%﹐暴力袭击35。8%﹐性犯罪15%﹐由3,130宗上升到 3,607宗。”

    “2006至2007年暴力犯罪继续了自工党上台后持续上升的趋势。暴力犯罪案比2005/2006年上升了4。4% ﹐其中严重袭击案上升10%﹐暴力袭击案上升4。8%﹐与胁迫和威胁相关的犯罪案上升5% 。”


    生活在新西兰,选民早已对于这种调查数据没有多大兴趣,华裔移民在新西兰居住的时间越长,对小偷就越没有脾气。法律无法有效抑制偷窃行为,我们只有自求多福了。

Posted by: yoi 发表于: 6/17/2008 5:05:25 AM | 4551天10小时42分钟前
哎 和狐狸一样 几乎所有经典型的惨剧我都遭遇过了
Posted by: 狐狸 发表于: 6/17/2008 2:09:40 AM | 4551天13小时38分钟前
想想看光我一个人身上就出现过被偷2次!车子被撞报废的惨剧咯!

Add your Comment


Supported UBB tags: [b],[u],[i],[color]